当前位置:  首页 » 核心价值观典型

罗长姐:三十六年坚守伤残退伍儿子

日期:2013年12月05日  信息来源:  字体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〖打印〗 >〖关闭窗口〗

  天刚蒙蒙亮,湖北省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湾潭镇九门村一个普通的吊脚楼里,87岁的罗长姐佝偻着身子,缓慢地挪动三寸小脚,来到房间隔壁的一面木板墙边蹲下,用竹竿小心翼翼地将64岁的一等伤残退伍军人、儿子祁才政的脏衣服钩出来,再将干净的衣服从缝隙里放进去。

  最美天下慈母心。13500个日夜,罗长姐复制着每天的生活,无怨无悔地照料着精神失常的儿子……

  大义:“我是军人的母亲,不能给部队和政府添麻烦!”

  1968年冬天,土家族小伙祁才政从大山沟走进军营。由于表现出色,6年中两次立功,从士兵直接提干。

  然而,1974年春天,在执行一项特殊任务时,祁才政不幸染病。经全力抢救,虽保住性命,但从此失去生活自理能力。

  此后4年中,部队先后将祁才政送到北京、广州等地进行治疗,但收效甚微……作为妈妈的罗长姐从老家赶到部队医院,“我是军人的母亲,不能给政府和部队添麻烦!”

  50岁的罗长姐毅然将27岁的精神失常的儿子接回了家。

  

  返乡后,祁才政精神完全失常,连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。为方便照料,罗长姐在家里为儿子支起一张小木床,日夜护理。

  夏季蚊虫多,罗长姐点燃艾蒿,为儿子驱赶蚊虫;冬天寒冷,她坚持每天给儿子换洗衣裤,烘干后再帮儿子穿上。

  祁才政爱吃大米饭,可山沟里的土家人祖祖辈辈以高粱、玉米为食,不种稻谷。为攒钱买米,罗长姐每年都将全家的口粮卖掉一半买米;家里做了好吃的,罗长姐总是先给祁才政吃;过年要做新衣服,先给祁才政做。

  “你儿子有‘一等甲’残疾证,政府可以养他一辈子,何必自己找罪受?”好心的乡亲们劝罗长姐。

  “我讲不来大道理,如果谁家有困难都去找政府,那得给国家添多大的麻烦?娘养儿天经地义,咬咬牙就过去了!”

  漫漫37年路,罗长姐没有向政府提过半句难。

  大爱:坚守一座特别“军营”,呼唤儿子沉睡去的灵魂

  “才政、才政,起来吃饭!”每天的早中晚,罗长姐准时把饭菜端给儿子,可祁才政毫无反应。

  罗长姐把饭菜端回去加热,再次端给才政……一遍遍真情呼唤,一遍遍热好饭菜,祁才政才开始吃饭。

  不管多难多苦,罗长姐从未放弃。一次,罗长姐像往常一样哄着给他擦身子、穿衣服。突然,祁才政对着脸上一记重拳,不偏不倚打中右眼。这一拳,让罗长姐的右眼从此失明了。

  尽管祁才政连生他养他的母亲都不认识,但对军营却有着特殊的记忆。只要使用军用搪瓷碗和缸子吃饭喝水时,就会稍显平静。罗长姐听说一家商店有搪瓷碗卖,立即步行20多公里山路,将店里30多只搪瓷碗全部买回家。

  为了让祁才政有个熟悉的“军营”, 37年来,罗长姐动员家人将3间木板房腾出来,在四周搭起1米多高的木栅栏,还修了一条环形跑道,托人买来播放起床号、熄灯号的光盘,每天早晨6点、晚上10点准时播放……

  2010年,在宜昌市首届道德模范颁奖晚会上,一段颁奖词令在场的所有人热泪盈眶——“母亲”是终生的职业,母爱是忍耐、毅力、勤奋的集合,她呼唤儿子沉睡的灵魂,只为坚守那座特别的“军营”……

  大美:9口之家4人戍边卫国,“我感到脸上有光!”

  每隔两三天,罗长姐都会把门楣上的“光荣军属”牌子认认真真擦拭一遍,从来不让别人帮忙,从来没有断过。

  家里人知道,“光荣军属”牌子在老人家心中的分量!

  群山连绵有尽头,大爱无边高过天。73岁那年,罗长姐把孙子祁文忠(祁才政长兄之子)送到部队,使他成为神仙湾哨所一名光荣的边防战士。罗长姐自豪地说:“我们这个9口之家,先后有4人戍边卫国!我感到脸上有光!”

  九门村的老百姓说,给祁才政理发是一件费时又危险的事情。给他理一次发,短则三四天,多则七八天才能理完。罗长姐说,才政是当过兵的人,应该穿得干干净净、整整齐齐。

  为保持祁才政的整洁,罗长姐学会了理发。“选个天气晴朗的日子,找本娃娃书,用鲜艳的画页分散他的注意力,然后隔着栏杆慢慢地靠近他,小心地给他理。”

  生命因爱而长久,世界因爱而美丽。含辛茹苦37年,罗长姐不仅是在延续一名退伍军人的生命,更是在行使一个慈母的伟大责任!“拥军妈妈”罗长姐的事迹名扬海内外,深深地感动着每一个人!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鄂ICP备11011361号 技术维护电话:027-82846670
武汉市人民政府主办 武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、武汉市信息中心承办

武汉发布

政务微博